Nostalgia4ever

那些累的像狗一样的日子,因为身体里加持了梦想而变得五光十色。

我真的真的做错了么?

你也偶有这样心累到不想说很多的时候

也不知道一个表情 一句关怀对我意味着什么

好吧我是做错了吧

不然你不会这样子吧

十年二十年之后

你会不会想起我呢?

想起 曾经有个很较真的男生

愿意等你到三点

发疯一样骑车去找你

不顾一切的奔向你

他像个傻子一样

愿意因为你和世界为敌

即使没考虑到你的感受

他也是在爱你发狂

你会么会么会么?

会么…

会么。

所以你选择了一条异常艰险的路,

就要义无反顾的闭着眼睛走下去。

不管前面是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

都只得咬着牙咳着血坚持到最后。

用一步一个脚印丈量这万丈深渊。

For the incoming thee IV

二十八日

终于死皮赖脸把你骗出来吃饭了。
静静地在宿舍等着你下课,
【好吧其实一点也不静——
捣腾了各种各样发型;衣服换了一件又一件;
嘴里不由自主地絮叨;时不时掏出手机看表…
总而言之—激动!

接你的时候,整个人都飘在空中,
好像被心情带着,摆脱了牛顿定律束缚的地球。
秋天的夜晚却没有萧瑟的寒意;
吹起的微风变成了和谐的音律。
然而还是被自己的笨拙砸回到现实。
隔着手机屏幕贫嘴毕竟和当面扮酷不一样,
一不小心,耍宝就会变成耍猴。

虽然讨厌喝酒,又只能承认,
这种不奇怪的分子的确会带来奇怪的作用。
本来挺尴尬的一顿饭,
却在酒精的催化下热闹起来。
酒已过三巡,
我们之间仿佛出现一块磁铁,
无法克制的向你靠近。
等稍微清醒,
却发现隔着其他人已有十万八千里。

我把目光对焦在你脸上,
看到你满脸通红,眼神朦胧。
我从被酒精麻痹的词海里择出“风情万种”这个词,
然后想象这个词在你脑门上的样子,
莫名的违和感让我不禁失笑。
你嗔怪着问我笑什么,
不等我回答却开始呼呼大睡。
庆幸自己是个头脑清醒的醉汉,
要不然想到“风情万种”绝对会亲上去。

酒过N巡,午夜的马车似乎迷失在赶来的路上。
白酒瓶子啤酒瓶子歪歪扭扭,
躺着站着,散落在桌上地上,
像极了我们这群迷离的男男女女。

转场再战,桌面又一次被啤酒瓶攻陷。
狭小的房间里射灯肆意旋转,
疯狂占领着属于它们的一方天地,
然后模糊着一双双暧昧的眼。
每个人都嘶吼着属于或不属于自己的寂寞。
我们碰杯,我们欢笑,我们苦恼,
酒精继续在血管里奔腾不息,
燥热传递在沉默不言的相视中。

夜晚的寒意慢慢渗透到骨髓,
带来一阵阵的刻骨铭心的刺痛感。
短短的几个小时,我曾感觉离你如此之近,
近到可以看到你的睫毛,听到你的鼻息。
现在却又相隔千里,
只能远望着遥不可及的你。
后街的灯火渐熄,人声却依旧喧闹。
我坐在路边,像津津有味地看一场演出,
看着一群群或趔趄或蹒跚的人穿过,
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是否属于我们俩的也只有错过的爱情?
我甩甩脑袋把这想法逐出脑海。
我一定要问清楚。

不记得语言多么笨拙,
只记得说完之后跨域千年的沉默,
以及树影在微风下婆娑,
还有我的心脏在剧烈的起搏。
但我发誓那是我二十一年生命中,
所做的最最完美的即兴演讲。

你缓缓地低下头不再看我,
你思考了几分钟,
你耳语着说:
那试试呗。

你走来;
你从将来走来;
一步步走进我的生活;
把一点一滴灌注到我的生命里。

事后我会想,
是不是因为难以当面拒绝?
也可能是因为酒精所以一时冲动?
莫名其妙的不自信把我从短暂的睡眠中唤醒。

才顾不上去想那么多。

看,
我们的时代在慢慢展开。

Thru my lens

For the incoming thee III

杂念

对你念念不忘的还是那次联欢会。

我们之间有着牢不可破的隔阂。

始终记着那个看到我就会板起脸一本正经的你。

喜欢穿着球衣的你。喜欢头发长长的你。

之后好久没有见到你。

见到也只是望着你。

其实我见到你也很局促啊。

聊天和见面肯定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所以屡次邀约必然屡次失败。

我贪得。

得不到你的感觉折磨着我的耐心。

我急迫。

迫不及待地想要和你一起去历险。

想要给你拍照片,想听你责备我技术差。

然后在否定的消磨中,怀疑变成了常态。

我真的不知道你是不是喜欢我。

至少可以肯定你对我还是有些感觉的。

风光作品三步曲

学习一下

wolongshan:

风光作品三步曲


by Wolongshan 卧龙山





拍摄一幅好的风光摄影作品,大概有3个步骤。第一步是构思,也就是决定场景怎么处理,用什么镜头,表达什么样的思想或者情绪。这个构思,有的时候是很久以前就形成的一个想法,只是需要等待合适的天气和海浪条件来执行;更多的时候是要根据现场的天气,光线等情况临时决定。第二步是拍摄,也叫做前期。这一步主要是考虑光线和构图,调节相机设置,将第一步的构思记录下来。第三步是后期处理,目的是为了更加强化自己的表达。并去除一些干扰因素。


图1: Maroubra海滩,游泳池旁边。这是我第二次去Maroubra,大风大浪还下着零星小雨,以前计划的拍摄点,根本都过不去,于是决定用常规方法拍摄:超广角,1秒的快门拉丝水做前景。由于阴天光线所限,缺少色彩,所以决定作成黑白的更好。



图2: 几周以后,来到同一个地方,还是差不多的天气,阴天大浪。由于上一次常规方法拍摄的效果不佳,这次索性就放弃广角,换上了70-200mm F4 镜头来拍摄一些海浪的细节。恰逢左边的岩石上有一位年轻人在钓鱼。站在巨大的岩石上,渔夫显得非常渺小。这时候正好一个巨浪扑过来,声势浩瀚,我快速按下快门捕捉住了这个瞬间。后期上面,因为最近工作很忙,直接用lightroom一个preset搞定。



第一步构思需要更多的感性思维和创意,是决定一幅照片层次的最重要因素,也是判别一个摄影师是专业还是业余的分水岭。对于绝大多数工科背景的业余爱好者,包括我自己,这一步是最最困难的,但反而是是摄影中最大的乐趣所在。


我们经常看到很多人不断重复的拍摄经典场景的经典构图,在这样的拍摄当中,第一步就被忽略掉了。如果我们把风光摄影当作一门艺术来看的话,忽略了第一步的摄影师即使可以拍摄出一幅完美的照片,也只能算是一个合格的摄影工匠,而不能算是一个摄影艺术家。正因为有不同构思的存在,对我们这些不能经常远行,大部分时间只能在家门口拍拍的人们,提供了更多的拍摄机会。


图3: Bombo海滩经典的构图



图4: 同样是在Bombo海滩,那天万里无云,采用正常的拍法,估计又要颗粒无收。于是换上长焦,抓拍海浪的细节。快门1秒,来表现阳光照在浪花上的光色和形态。



第二步前期拍摄,对具备相机操作基本知识的人来说,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绝大部分场景的拍摄都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其主要难点是对构图的理解和对光线的把握,另外还包括对自己对器材使用的熟练程度。


图5: Coalcliff无敌日出。0.5秒的快门,流水和云彩相映成画。



图6: 同样的构图,用ND滤镜使快门速度调整到30秒,表现出一种更加静怡。



第三步后期处理是最具有争议的一步。有一部分人认为摄影应该止于第二步,对任何后期处理都不屑一顾。我在Gelan Rockwell那一期的微信帖子当中,对相机和人眼观察世界的差异已经作了详细的分析。所谓不做后期,就可以保证照片真实性的论调完全是无稽之谈。另外一部分人认为,后期就是改天换地,可以肆意的人为添加场景中不存在的元素。这样的摄影并不是不行,而它应该被归类到创意摄影中去,而不是风光摄影。 


我个人认为,后期是前期的延伸。如果拿烹饪来做比喻,那么前期是食材的选购,后期则是烹饪本身。根据不同的情况而定,后期有时可以非常简单,有时则要包含繁杂的步骤,花费很多的时间。后期主要是作三件事情,第一是调整照片的明暗和对比度;第二是调整照片的色彩;第三是处理掉照片中的干扰物,比如噪点和污点。


图7 图8: 同一张照片,后期处理前后的巨大差别



 



 


当然,这三个步骤,在一个摄影师的脑海里并不是割裂的。整个构思,拍摄可行性的分析,后期处理的预想都是一个连续的过程,很多时候在一念之间就完成了。


一个摄影师,经过一段时间的拍摄后,往往会被限制在自己固有的拍摄套路当中。三个步骤中的任何一步,都可以精益求精,而构思和创意,是它们中决定摄影师层次的最重要因素。


遵循木桶原理,一个木桶所能存储的水量,受木桶最短的那块木板限制。一个摄影师最后出片的质量,也是受到这三步中,摄影师掌握最差的那一步的限制。所以,基本上来讲,从来没有研究过风光摄影构图和后期的朋友,是不可能拍摄出一张优秀的风光摄影作品的,无论他眼前的风光有多么的壮美。


最后分享几张最近拍摄的照片:


图9: 岩洞   D800 14-24F/2.8 ISO100 F3 1/6s和1/40s包围曝光。



 
图10: 魔兽世界   D800 14-24F/2.8 +NISI ND64  ISO200 F11 30秒,这张也用了包围曝光,岩石的曝光时间更长一些。 



 
图11: 超级月亮  D800 70-200F/2.8  ISO6400 F9.5 1/20秒 



 
图12: 激流海洞  D800 14-24F/2.8  ISO200 F13 1/4秒 




本文感谢扫海帮唐鹏的校对和修改。


长按二维码, 关注更多扫海帮内容



 


联系我们,请加微信: StephenPPan


点击右上角,分享至朋友圈





For the incoming thee II

道德绑架


你忙复习,我忙论文。


你说不在二号楼在宿舍,我就觉得这事妥了。


用过生日的借口分分钟把你绑架下来。


等你十分钟。


看到你忍不住寒碜一句:见我还梳妆打扮一下?


想给自己一巴掌。


把奶茶给你,你用右手接住。


喜欢看你假装生气然后拿我无可奈何的样子。


食堂坐定,我又寒碜你说和挑女婿一样挑座位。


再来一巴掌吧。


然后有一搭没一搭说话开玩笑。


他们来了,四个人分了六寸的蛋糕。


食堂熄灯,我们在手电筒的微光里吃完了蛋糕。


喜欢听你说话。


出来时南京下起了雨,我们都没带伞,你跑回宿舍。


后悔没有把外套脱下来两个人一起披着在雨中狂奔。


和电影感觉不太一样呐。后悔max。


借到了你的伞。又可以光明正大骗你出来了。

For the incoming thee I

豹子胆

你说要去看话剧,我就来了豹子胆,决定送你去。

奔跑时,呼啸着掠过耳旁的空气,和着喘息。

街边的霓虹灯变成了一条条光带。 

北门拥挤的人潮变成虚化的背景。  

追着向北行的地铁,焦急化成了刚好错过你的懊悔。

你说别来了快回去,我才不甘心默默离开。

狂奔500米,追到一号线。

看到你坐在那里,轻轻收回耳边的头发。

想说你今晚好美。

怕你觉得我蠢所以硬生生的咽回那几个字。

想过各种和你见面的样子。

见到时又紧张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也尴尬。

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扯着,就过了半个小时。

在十号线上想给你拍照。

在地铁口想牵你的手。

豹子胆却又不知道躲到了哪里。